新媒体时代,你怎样读书?

来源: 解放日报 | 2014-08-30 07:25 |


调查说明: 解放日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第一调查网,进行了“在新媒体时代,你还读书吗”的调查。

本次调查显示:64%人群常用电子方式阅读 仍有35%人群坚守纸质阅读。

受访者说:不管怎么变化,阅读是永恒的 


8月,2014年上海书展盛大开幕,为上海市民在炎炎夏日里带来了一份清凉。据主办方介绍,今年的书展规模空前,2.3万平方米的展区面积、500多家单位、15万种图书参展,还举办了超过600场的阅读文化活动。与书展的盛况相比较,今年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第十一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在北京发布,而调查结果并不乐观:2013年我国成年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人均每天读书13.43分钟;人均每天上网50.78分钟; 仅有21%的国民对个人阅读情况表示满意。

     一方面,书展热闹异常,另一方面,国民的纸质书籍阅读量远远落后于其他很多国家。那么,上海市民的阅读状况如何呢?他们还在阅读吗?他们为什么读书?他们怎样阅读?为此,解放日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KuRunData中国在线调研,进行了“在新媒体时代,你还读书吗”的调查。


  本次调查采用在线方式,受访者均为上海市居民。根据调查的需要,对经常阅读和不阅读的受访者进行了甄别,保持阅读习惯的样本为1000份。样本的性别比例为1:1; 年龄20岁—30岁为30%,31岁—40岁为30%,41岁—50岁为30%,60岁以上为10%。样本的家庭收入分为5000元及以下,5001元—10000元,10001元—20000元,20000元以上等层次。样本还对受教育程度和职业进行了合理分配。

  你爱读哪些书?

  自古以来,读书一直是整个社会倡导的活动,更不要说,先哲对读书的赞美。“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苏轼)。“书籍是通过心灵观察世界的窗口。住宅里没有书,犹如房间没有窗户”(威尔逊)。“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列夫·托尔斯泰)。此类话语,读书人多少都会记诵。那么,现在的市民,还是把读书视作神圣的事情吗?或者,在走出学校以后,还会经常阅读吗?

  在正式调查前,进行了甄别,表示在离开学校以后,经常阅读的受访者占96.8%,表示离开学校以后,基本不再读书的受访者占3.2%。在经常阅读的受访者中,表示自己每周阅读时间在5小时及以下的受访者为45.1%;表示自己每周阅读时间在5小时至10小时的受访者为39.8%; 每周阅读时间在10小时至20小时的为11.4%;20小时以上的为3.7%。

  那么,有阅读习惯的受访者爱读哪些书呢?在20多项的选项中,文学艺术类成为受访者阅读的首选,有近5成的受访者选择;其次是历史文化类,有41.8%的受访者选择;位列第三的是人物传记类,有37.1%的受访者选择;位列第四的是养生保健类,有36.3%的受访者选择; 第五是与工作相关的书籍,有31.1%的受访者选择。位列第六到第十的依次是,游历探险类,财政经济类,科学普及类,语言文字类,科学技术类。(见表1)另外,军事外交类,哲学宗教类,政治法学类也有大约10%的受访者选择。

  那么,受访者又偏重什么样风格的书籍读物呢?轻松休闲最受受访者欢迎,选择的达到70.6%;其次是幽默搞笑的,选择的有47.4%;第三是新潮时尚,比如网络文学、心灵鸡汤等,选择的有42.2%;第四是经典作品,包含文学、哲学、历史等各类经典,选择的占38.1%;第五是经济分析,选择的有30.0%;第六是时政解读,包括政治、新闻事件的分析评论。严肃文学、技术介绍、漫画小品也是受访者比较喜欢的书籍读物。

  显然,轻松愉快是大多数受访者最希望得到的阅读体验,而对经典理论的阅读则集中在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受访者中。同时,解读形势的书籍也比较受受访者的青睐。

  受访者朱先生说:现在压力比较大,除非因为工作、学习、研究需要,一般总是希望读一些能够让自己轻松愉快的东西。微信朋友圈里“鸡汤”类的东西这么多人转发,就很说明问题。其实,这些东西都是非常浅显。因为浅显,所以轻松。

  你为什么喜欢读书?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习成文武艺,货以帝王家”,这是封建时代读书最实用的写照。今天,在离开了学校以后,我们为什么还要阅读?

  调查显示,有71.1%的受访者认为,开卷有益,丰富人生是自己读书的目的;有58.3%的受访者认为,悠闲时间,轻松读书是一种良好的休闲方式;有48.8%的受访者认为,读书的目的是增加知识,赶上时代。以后,依次是读书已经成为习惯,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不读不舒服;陶冶情操,完善人格;排遣无聊,随便阅读;升职升级,必须读书考试;某本书热门,身边的人都读了,不读落伍;某本书为上司、老板、领导推荐,不读不好。(见表2)

  显然,与在学校读书不同,离开学校以后,读书为考试、升学的功能大大降低,自我选择的成分大大提高。受访者选择的前三项都是以自我完善为目的,尽管还有为了升职升级,为了热门的书没有读过而落伍等实际功利而读书的,但毕竟自我选择、自我完善是读书的主流。

  受访者陈小姐表示:我们尽管尊重那些为追求自我完善而读书的人,尊重那些把读书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的人。但是,对于那些因为各种各样的实际利益而读书的人,我们也应该表示赞赏。因为,无论什么样的目的,读书总是比不读书好。其实很多自觉读书的人,也是从被动读书,然后感觉到读书的乐趣,最后变成自觉的读书。

  今天你如何读书?

  爱书的人,墨香有无与伦比的魅力;爱书的人,那书因久远而泛黄的潮味,也沁人心脾。多少年来,江南梅雨过后,晒书曾经是一份很高雅的体力劳作。但是,或许在将来,这样的陶醉会有所改变。电子阅读,成为上升最为迅速的阅读方式,平板电脑、手机在不少人的阅读中,代替了书籍。移动终端成为书籍的新载体。

  今天,什么样的阅读是受访者最常用的方式,或者说,阅读的是什么样的书?调查显示:有64.3%的受访者表示,常用的阅读方式是电子阅读,其中,手机阅读为39.1%,电脑上阅读为15.3%,另外是阅读电子书;有35.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常用的阅读方式,依然是纸质书籍,其中,自己购买占24.9%,去图书馆借阅为9.7%,向亲友借阅的为0.5%。另外,还有0.6%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常用的阅读方式是有声读物。

  那么,纸质书籍和电子类书籍比较有什么特点呢?调查显示:受访者认为:在借阅方便、手感舒适、合乎阅读习惯、利于收藏、视觉轻松等五个方面纸质书籍优点明显;在阅读方便,容量大,利于携带,呈现方式多样,索引组合便利,互动性良好等七个方面电子阅读有优势。其中,手感舒适和容量大是各自最大的优点。(见表3)

  电子书籍代替纸质书籍在技术上早就没有任何问题。这其实是一个进步,就像纸质书籍代替更古老的竹简、木简,在西方则是代替羊皮纸等。纸质书籍的出现,使得知识信息的传承有了一个飞跃。庄子说:“惠施有方,其书五车”。此书指的就是竹简,五车竹简,可能不如一车纸质书。如果换成电子类书籍,大概装不满一个U盘。因此,受访者张先生表示:“电子类书籍尽管上升很快,但是,目前不能代替纸质书籍,主要是读者的阅读习惯和感受很难轻易改变。未来,随着从小就看平板电脑、手机的90后、00后的成长,电子阅读将成为主流阅读方式。”受访者陈小姐表示:“书籍不仅仅是内容的载体,更是一个产业。产业的更替,从传统的印刷、出版业转化成电子、互联网,期间的博弈、纠结和变幻,需要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当然,电子类书的成本也需要一个逐步下降的过程。”

  受访者包先生则对阅读电子类书表示担忧:“目前电子类书的阅读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浅阅读’,阅读电子类书与纸质书的场景不同,人的感觉预期也不同,读后的印象也不同。因此,在电子阅读的时代,如何保持‘深度阅读’,值得研究。”

  你的好书在哪?

  在有阅读习惯的受访者中,有71.5%的受访者表示,阅读量近年来有所下降,同时,从自己以及周围人身上感受到阅读率也有所下降。
  阅读率和阅读量的减少,原因很多。但是,用受访者朱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一般般的书太多,烂书不少,好书难找”。

  互联网、移动终端的发展,让文字、图像等信息形成大爆炸的状态,可供阅读的量实在太大,而以流量为指标的排名,让最大众的内容占据着显耀的页面位置。人人可当作家,人人是评论员,人人可以是“专家”,使得阅读者必须在阅读了一大堆无用的内容后,才找到自己需要的。而纸质书籍也面临同样的局面。受访者张先生感叹:过去说网络上的作品是粗制滥造,现在一些纸质书也是如此。现在各行各业各式人等,以出书为时髦。明星出书、官员出书、主持人出书,企业家出书,老师,学生出书,以致连少年也出书啦。而且,专家推荐也越来越吓人,看看书籍的腰封就知道,本本都是经典。但是,很多书能读到一半的,算是好的。好的书,淹没在一大堆不忍卒读的书籍中间。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许多受访者坦承,出版界要加强管理,不能唯利是图,挑选出版更多受大众欢迎的书籍。

  作家肖复兴今年在解放日报《朝花》专栏刊文“三月扔书”中写到自己扔书时的心情:在扔书的过程中,我这样劝解自己,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你不是在丢弃多年的老友和发小儿,也不是抛下结发的老妻或新欢,你只是摒弃那些虚张声势的无用之别名和以为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的虚妄和虚荣,以及名利之间以文字涂饰的文绉绉的欲望。

  受访者陈小姐说:找到好书很难,但不读书更不可取。所以,寻书,寻好书;读书,读好书便是一个享受。读到好书的喜悦太美妙了。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受访者鲁先生说,一杯清茶,一本好书,在一个周日下午,是我最惬意的辰光。喜欢买书的郭先生说,看书,我就在乎它的手感。
  不管怎么变化,阅读是永恒的。

  解放日报社会调查中心
  第116期

  策划撰稿:薛石英 顾伯贤 束顺斌 赵雪平
  制表摄影:吕 欢 蒋迪雯

上海(总部)
联系人:姜亚男
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肇嘉浜路789号均瑶国际大厦23A
邮编: 200030
电话: +86 18616872475
座机:021-52379150
邮箱: jiangyanan@kurundata.com


北京
联系人:吴雷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9号望京国际中心F栋A320
邮编: 100020
电话: +13911457546
传真: +8610 6518 8681
邮箱: wulei@kurundata.com


商务市场合作
联系人:柯蒙
电话:+8621 5237 9150-828
邮箱:kemeng@kurundata.com

在线留言
姓名
Email
公司全称
电话
留言
KuRunData China Online Research 沪ICP备05054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