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调查】赞多骂少:网民看里约,为何“画风”大变?

    调查说明:

    里约奥运,落下帷幕,中国金牌数位列第三。在奥运尾声,一路磕磕绊绊的中国女排收获了一枚沉甸甸的金牌。奥运的前十天,一些被我们看好的项目,金牌旁落。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一些未获得金牌、甚至奖牌的运动员同样获得网民极大关注:张继科的冷,孙杨的泪,华天的绅士,傅园慧的表情,网民热议,有一天“涨粉”多少万。更主要的是,金牌银牌铜牌,哪怕无牌,都有被点赞的。对运动员的呵护、评价,部分网民比传统媒体更显得宽容。有人感慨:刘翔早生了几年,要是今天,就不会听取“骂声”一片了。那么,今年为何观众对运动员的评价会“画风”大转变?解放日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KuRunData中国在线调研,在奥运进行到第十天时,进行了“网民看里约,为何‘画风’大变”的调查。

    本次调查采用在线方式。样本的性别比率为男、女各占50%;年龄群体分为50后、60后、70后、80后和90以后;受教育程度分为高中、中专、技校、大专、本科和本科以上;个人月收入分为6000元及以下,6001元到10000元,10001元到20000元,以及20000元以上。样本的区域为,北京500份,上海500份,广州500份,其他5个二线城市,各200份。有效样本为2500份。

    网民态度悄无声息大转变

    8月6日,奥运首金落入美国运动员手中,中国选手杜丽和易思玲分获银牌、铜牌。8月7日,游泳运动员孙杨在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不敌澳大利亚选手霍顿,孙杨泪洒采访区。奥运首个比赛日,中国军团两银三铜,明星选手出战,也没能兑现一块金牌,让人颇感意外和失望。按照惯常的做法,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痛失金牌”,“与金牌无缘”,“首秀夭折”相继出现,毫无疑问,此类评价,是建立在明星选手的实力基础上的,也明显表达了对于金牌的渴望。不过,里约奥运此类报道还是明显少于以往的奥运会。同时,在网上,网民对于选手的评价一改常态,杜丽获得银牌后的微笑挥手,孙杨的眼泪和愧疚之情绪,引得网民的理解和鼓励。到了张梦雪赢得中国首金后的淡定,不少网民已经不在意张梦雪得到什么牌子,而是对张梦雪的表情更为关注(后与张继科并称为冷漠脸)。及至傅园慧的“洪荒之力”横空出世,里约奥运的中国网络狂欢进入高潮:洪荒之力不可挡,满屏净是表情包;如若没有宝强哥,体坛多少网红闹。

    奥运进入第十天,有不少中国选手获得了金牌,但未必是网民印象最深的选手。本次调查,我们列出了数十位选手,有的获得了奖牌,有的无牌,有的比赛项目尚未开始。调查显示,位列前十位的分别是:孙杨(57.1%),傅园慧(51.0%),宁泽涛(21.1%),吴敏霞、施廷懋(20.0%),杜丽(16.2%),张继科(13.8%),林丹(12.3%),丁宁(11.5%),马龙(10.1%),龙清泉(9.4%)。其中,孙杨,吴敏霞和施廷懋,丁宁,马龙和龙清泉是金牌得主,林丹的比赛尚未开始,不少金牌得主的被关注程度明显低于明星选手。

    对于网民的态度变化,调查显示:61.5%的受访者认为,网民对于运动员的失误、失利宽容了很多;51.4%的受访者表示,大众对金牌没有那么看重了。以后依次为:不喜欢面对电视镜头,表现千篇一律的,喜欢有个性的运动员;更理解运动员伤痛对成绩的影响;不少网民喜欢八卦超过选手的成绩。当然,还有5.6%的受访者认为,网民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


    一些铩羽而归的名将曾遭如潮责难

    当“痛失金牌”的选手获得网民的热捧,当“冷冷”说“我就是这个状态”,当“我得到奖牌”,“我这么快”,当常识告诉我们“这不是我们期待的胜利”的时候,突然得到那么多人的理解和同情,甚至是称赞,很多人感慨“恍如隔世”。

    于是,有人感叹:刘翔生不逢时,如果在2016,里约的浪漫一定不会让他收获2008那一个个恍如句句见肉见血的段子,那是他躺下了;2012伦敦奥运,刘翔没有躺下,是跳着跳完110米,显然是希望“爬也要爬到终点”的建议,但还是收取“骂声一片”。

    在很多受访者的记忆中,曾经风光无限的体育选手成为体育明星,然后在全国人民的期待中,从奥运会铩羽而归,光环不再,鲜花不再,称赞不再,骂声却如潮如涌。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羽毛球首次进入奥运会,羽球一代天骄、四大天王之一、头号种子赵剑华止步四分之一决赛,到今天,赵天王还自称“奥运是痛苦回忆”(见新浪体育报道)。曾经的乒坛“大姐大”,被人见人爱的福原爱称为“辟邪”对象(见网络段子)的王楠失去奥运金牌,被网友责问“会不会打球”。

    如果,上面两位大家记忆模糊的话,那么受访者的记忆还是明晰的。刘翔、李宁、再早一点的朱建华,奥运赛场甫一铩羽,尚未回国,已经风声鹤唳。今天的受访者依然记得,调查显示:79.2%的受访者记得刘翔的两次奥运遭遇;超6成的受访者记得体操王子李宁的经历;即使是再早的朱建华,还有4成的受访者不曾忘记。


    值得玩味的是,50.4%的北京受访者,52.0%的60后受访者记得朱建华的遭遇,曾经的跳高王子,奥运归来,家里的玻璃窗被人砸碎;67.0%的广州受访者表示记得,李宁奥运归来不敢走运动员通道,体操王子灰溜溜要避开迎接的人群;超8成的上海受访者不愿意谈论刘翔在伦敦的一蹦一跳和亲吻栏架;有34.4%的上海受访者还记得对刘子歌的非议。

    今昔对比,受访者张先生用一句:“恍如隔世!一代名将,如果哪一次失利,瞬间成为罪人。那时候,我也有‘你为什么不争气’的感觉。现在想想,真的狭隘。”然而,70后的周小姐则表示:“没有办法,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物资匮乏,一旦入选国家队,你可以得到很好的待遇,你就应该去拿冠军,拿奖牌。这不仅仅是对运动员,还有教练,还有体育管理者。只是,运动员有名气,大家就冲着运动员去了。当然,现在发现,问题不是这么简单。”

    自信,让幽默和快乐更快速传递

    为什么里约奥运会,网上的声音会和以往不同?有一句名言,“体育是和平时代的战争”。既然是战争,那么,“兵不厌诈”,举国体制有何不对?这是受访者陈小姐的发问。

    其实,对于网上的狂欢,受访者的认识既简单又理智。

    网民观奥运,态度转变的原因究竟是什么?54.4%的受访者表示,国家发展了,民族自信心增强了,不需要用多少金牌来证明我们多么强大,所以,对金牌的崇拜就降温了;54.1%的受访者则认为,90后、00后的观众更加具有娱乐化的视角;更有近5成的受访者认为,主流观众的年轻化,使得互联网的作用日益明显,在社交网站、朋友圈营造氛围,形成新的舆论环境,也挤压了其他声音的传播。另外,民众的眼界拓宽,运动员的个性化发展,体育界的管理进步,媒体的报道进步,也促使网民看奥运的态度的转变。


    毫无疑问,本次网民的态度转变,经济发展,民族自信是内在因素,而来自于互联网的传播和影响则使内在因素获得一个很好的传播方式。当换一个视角看奥运的时候,“直来直去”的体育比赛有了丰富的色彩,互联网以其自身的逻辑寻找到可以发力的支点。受访者顾先生表示:“很多原始的素材来自于传统媒体的现场采访。但是,当傅园慧在电视上的表情在互联网上被截屏,喜感瞬间爆棚。然后,‘那个在张继科后面的胖子是个最不懂桌球的官员’,原始题材依旧来自电视,但网评却是无限喜感。于是,在我们的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在不需要某块金牌来证明自己强大的时候,在自信心足够的时候。互联网以其特有的方式,将一种因为自信溢出的幽默和快乐传导给更多的民众,而因为有了肥沃的土壤,这种幽默和快乐获得更快速的传递。”

    追求更高更快更强不能改变

    里约奥运,中国网民也具备冲出国门的能力,外媒对于中国网民的态度也有相应的报道。然而,也有部分网民担忧体育娱乐化。本次调查显示,在回答运动员明星化,评价娱乐化,是不是会冲击竞技体育的基础这个问题时,有18.3%的受访者表示,会有很大的冲击;有62.4%的受访者认为,会有一定的冲击,部分项目会被大众忽视;12.0%的受访者表示说不清楚;7.3%的受访者认为,不管大众口味如何变化,娱乐化对竞技体育不会有任何影响。

    毫无疑问,优秀运动员明星化,是商业运作的成果,奥运冠军的广告价值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受访者朱先生表示:“优秀运动员明星化,是市场经济的体现,但运动员首先是优秀,才能明星化。冠军一旦失利,就如明星失去光环。”

    调查结果表明,尽管受访者喜欢娱乐化运动员,但还是很清楚,体育明星首先是运动员,出成绩后才能成为明星。在回答,您认可哪些观点判断这一问题时,位列第一的是“运动员可能成为网红、明星,但网红、明星未必就是运动员”;其次是绝大部分奥运参赛者都在寻求突破;第三是不管如何,运动员以成绩说话;第四是观众可以有多角度看奥运,运动员只有一个目标,全力争胜,超越自我;位列第五的是个人获得的奖牌有偶然性,但一个国家的奖牌总数还是体现了这个国家的综合实力。


    民众看奥运,喜欢看的很多,选手落泪怜惜,选手冷漠新奇,选手卖萌好玩,选手大嘴感叹。但是,既然来奥运参赛,必然是某个国家、地区的优秀选手,更高更快更强始终是运动员的追求。在奥运会尾声时分,中国女排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传统媒体、新媒体、社交网站、朋友圈,刷屏、刷屏、刷屏。“女排伟大!”是不少网民在微信、微博上的留言。在为女排的拼搏精神叫好的同时,女排运动员“美照”也刷屏了。

    女排夺冠的时候,本次调查已经结束。但是,受访者陈女士的一句话还是很有道理:“运动员,因为更高更快更强而得到尊重,充满美感。”

上海(总部)
联系人:姜亚男
地址: 上海市吴兴路277号锦都大厦912室
邮编: 200030
电话: +86 18616872475
座机:021-52379150
邮箱: jiangyanan@kurundata.com


北京
联系人:吴雷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9号望京国际中心F栋A320
邮编: 100020
电话: +13911457546
传真: +8610 6518 8681
邮箱: wulei@kurundata.com


商务市场合作
联系人:柯蒙
电话:+8621 5237 9150-828
邮箱:kemeng@kurundata.com

在线留言
姓名
Email
公司全称
电话
留言
KuRunData China Online Research 沪ICP备05054198号